警惕恐怖组织趁乱坐大

警惕恐怖组织趁乱坐大
发生在阿富汗喀布尔国际机场的恐怖袭击事件表明,随着美军和北约军队加速撤出,由于恐怖主义活动的土壤并没有消失,一些“真空”区域正在形成,阿富汗境内及中东某些区域的恐怖组织极有可能趁乱坐大,并再次成为地区乃至全球的重大安全隐患。我们必须对此高度警惕,稳妥应对。首先,阿富汗境内恐怖势力可能重新获得滋长、蔓延的条件。自美英发动阿富汗战争以来,不仅没有根除恐怖主义威胁,阿境内的恐怖组织却越反越多,从世纪初期的个位数增加到目前的20多个,外国恐怖分子近万人。阿富汗塔利班虽然重新获得政权,但迅速形成有效治理结构的压力和困难不容忽视。阿富汗复杂的地理环境和复杂的部落长老宗族社会,这些都可能再次使它成为恐怖组织的栖息、避难之所。如果新的阿富汗政府缺乏解决恐怖势力在本国滋长的能力,很可能难以摆脱内战和冲突影响,继续陷入政治动荡和社会动乱,国家也就难以迈向未来。国际社会特别是周边负责任大国有必要从自身和地区利益出发,尽可能为阿富汗重建提供帮助和支持,这既是维护自身安全的需要,也是确保未来发展的需要。其次,地区内恐怖组织对我渗透压力并未减小。过去20多年时间,一些恐怖组织在阿富汗等地区国家内流窜、聚集发展,对国际和地区和平与安全构成了严重威胁。特别是“东伊运”,作为被联合国安理会列名的国际恐怖组织,对中国国家安全构成了直接威胁。目前,阿富汗塔利班负责人已明确向中方表示,绝不允许任何势力利用阿富汗领土做危害中国的事情,这为中阿反恐合作奠定了很好的政治基础。但必须看到,地区的动荡可能对区域内的宗教极端势力产生某些刺激,进而为暴力恐怖势力、民族分裂势力、宗教极端势力持续合流提供新的机会。据媒体报道,美军和北约部队撤离后,抛弃、遗留在当地的各类武器装备,事实上把阿富汗变成了恐怖组织的军火库,或将导致我西部边疆地区安全压力上升。可以说,国际恐怖和极端势力对我们的渗透和影响未来或将更大。第三,必须警惕西方国家借恐怖势力对我出黑招。在西方地缘战略视角下,阿富汗处于陆权控制绝对核心位置,搞乱阿富汗,就可以对阿周边国家特别是域内大国造成一定的安全压力。从前期西方反华势力炒作新疆议题的现实情况看,未来西方国家一些政客肯定会继续将恐怖主义与特定国家、政府、民族或宗教挂钩,并打着“保护少数民族和宗教自由”的幌子,放任恐怖组织滋生、发展。利用恐怖势力、恐怖组织和恐怖活动,迟滞主要战略对手的发展步伐,干扰主要战略对手的资源配置节奏,这极有可能成为美国搞所谓“大国竞争”的战略黑招,对此我们决不能掉以轻心。第四,必须持续加强国际社会反恐合作。恐怖主义是危害世界和平与发展的主要毒瘤之一,是全人类的共同敌人。美国和西方一些国家在阿富汗的失败再次表明,在反恐斗争中一味强调武力打击根本没有出路,把个别国家利益凌驾于其他国家利益乃至人类利益之上的强权治理模式,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国际恐怖主义问题。针对阿富汗反恐形势新的演化特点,我们必须坚持以人类共同安全为最高目标,在治理思维、治理主体、治理手段、治理机制等方面实现战略转型,形成国际反恐斗争新模式、新合力。需要指出的是,阿富汗此前是上海合作组织观察员国,如果塔利班上台执政后延续这一关系,针对阿富汗目前局势和未来发展,有必要持续强化上合组织反恐功能,鼓励和协调各成员国政府采取一切必要手段,坚持预防为主,积极主动消除恐怖主义存在的根源。(王强,作者是国防大学研究员) 责编:吴正丹